<font id="djhfh"><address id="djhfh"><i id="djhfh"></i></address></font>

<delect id="djhfh"></delect><delect id="djhfh"></delect><em id="djhfh"><var id="djhfh"></var></em>

      <b id="djhfh"></b>
      <var id="djhfh"><th id="djhfh"><ins id="djhfh"></ins></th></var><pre id="djhfh"><listing id="djhfh"></listing></pre>
          <ins id="djhfh"></ins>

          <output id="djhfh"><listing id="djhfh"></listing></output>


          本網由外交學院研究生維護,發布最新的外交學院研究生招生信息,加學姐微信,可免費咨詢

          我們還提供外交學院研究生1對1輔導和考研真題等服務,有問題都可加外交學院研究生微信溝通。

          +外交學院學姐微信,領免費真題資源

          外交學院怎么樣

          外交學院?;? title=

          觀點一

          首先談談學習。高中的時候我感覺我英語口語水平是全校數一數二的,筆試成績也是全校前十,但剛來的時候卻無法完全聽懂老師上課在講什么(WTF?)
            還是按年級回憶一下大學學習的經歷吧。大一開始就被精讀老師要求看外國的公開課,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個Justice,用英語去理解吸收專業學科的知識,全部課程學習完畢以后要用英文寫觀后感。。。。泛讀則是要求一兩周就要讀完一本外文小說,每本小說讀完以后會被要求上機考試完成一套100題的試卷,但是大家成績基本都在89分以上,有的學霸還能考到95+;聽力課則從發音基礎開始,大一的時候每周兩大節也就是四小節,專門抽出一個學期的時間來糾正發音,一個音標一個音標地過,在語音實驗室里面20個人輪流發音,所有同學來給你糾音,然后得益于我從初中開始國際音標掌握的比較數練,發音也很標準,有幸成為了示范者,所以一個學期過得輕松加愉快,當然也不用擔心GPA;口語課則是來自美國的外教,不同的外教教授的內容不太一樣,有介紹美國概況,有講哲學流派的,有講新聞學的,有講外交的,雖然名義上是口語課,但是書面作業也是少不了的。原來上中學的時候外教課就是和外教聊一聊就好了,而外交學院的外教課是帶有明確的學習任務的 ,到了期末壓力還蠻大的。
            英語之外的公共必修,素質課,藝術課有時間再談,大一大二的課程都差不多,屬于基礎課,大三開始專業課強度就上來了。
            我們的課還是挺豐富的,有筆譯基本技能,英語寫作,外交口譯,后面還有視譯,同傳入門之類的課。這些課程都比較注重實踐,給我的感受就是----好難!但是做好課前預習,課上積極參與互動認真聽講,課下自己用心積累再練練,入門的過程是很痛苦的,但一旦入了門,回頭看其實提升已經蠻大的了。此外我們也有國際關系,國際法方面的課程,如果修不滿也是不能畢業的。加上學校環境的熏陶,如果說我們除了外語之外啥都不會,那是的確有失偏頗的。我當年還讀了一個雙學位一直到畢業,周六基本課全滿,連周五晚上都不放過,辛苦歸辛苦,但是畢業的時候捧著兩本國家教育部備案的學位證書,心里還是美滋滋的。
            四年的學習生涯過得還是很快的。在不知不覺中,和全國各地的學霸們一起學習,共同進步,曾經在大一大二甚至大三的時候還感覺專八很難,但其實時都考完了才發現四六級專四專八都和玩一樣,全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畢業求職的時候很多單位習慣于問四六級成績,畢竟求職者也不都是外語專業畢業的,我四六級都是六百多分,在學校里也就是個中游水平吧,但是每個單位都會覺得這分數已經很高了???反正我校是的確不存在在四六級及格線附近掙扎的學生,六級500以下的估計都沒有,畢竟四六級成績全國第一,專四專八倒是可能的確有些年份會有個別一兩個人考了58,59分這樣的成績,算是有些可惜,補考一下基本也就過了。
            除此之外呢,本科在讀期間,我也裸考考過了人社部的二級口譯,當時真的只是報名去考著玩的,然后就考試前一天晚上隨便找了點什么外交講話之類的語料磨了一下耳朵就去考試了??荚嚨臅r候我總覺得我是我們考場里最早把話說完的,總是怕自己沒翻全,結果二口竟然過了?!反正我們學校本科過二口二筆的人還真挺多的,我認識的同學,現在也在外交部工作,人家是學法語專業的也考過了英語的二級口筆譯,這才是大神。。。我們領導聽說我有二級證書,說這個等于博士水平,中級職稱,但可惜公務員不評職稱,這玩意兒和工資也沒有半毛錢關系,對于我而言只算是個英語能力的評價吧,但說實話我的成績在我們班也只是中游而已。。。
            學習之外,我也參與了很多學生活動。我的感觸是,如果你有志于進入公務員系統,特別是從事外交外事相關的工作,那一定要來外交學院。外交學院有著得天獨厚的體制優勢,外交部黨團委組織活動都會拉著我們學校參加,外交學院學生在團_市_委的名聲也很好,各類志愿服務都很愿意給外交學院名額。別的學校經常是積極多爭取名額,外交學院卻總是發愁招不到那么多人。。。在我大二大三的時候,我就有機會和外交部的前輩一起工作,一共參加了兩個重大多邊外交系列會議,我能有幸在重大活動的現場,親身參與多邊外交活動的籌備與組織,見到了誰就不說了,我覺得清華北大的學生也不會常有這種機會吧。這段獨特的經歷對于我現在從事的外交外事工作也很有幫助,對于現在入部以后再去辦會提供了不少經驗,的確是經常能派上用場。

          觀點二

          在此先聲明,只是想客觀的說一下在外交學院的感受,和在網上已有的各種溫馨愉悅不一樣,以供未來想報考的學弟學妹參考。(同時再說一下,由于好久沒有寫各種長文了,所以有語法錯誤請原諒)。正如上面各種post所說,外交學院的一大特點就是小,小到大家基本都能混個臉熟。這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好的就是大家都互相很熟悉,但是壞的一面遠遠大于好的一面,就是太過于缺乏diversity. 其實能考上外交學院的同學實力都很強大,換句話說就是高中都是刻苦讀書出來的。這樣的同學,當然不是全部,有很大一部分比例(特別是外地同學),經過了殘酷的高考才 來到這,高中可能真心全部奉獻給學習了。對于其它的愛好培養的不多,所以視野相對匱乏。(此處不是鄙視外地同學,換句話說,大學的意義就是培養視野的嘛)。然而外交學院如此少的同學人數,導致了很“奇葩”的同學不多,(比如奇葩占總人口的1%,那么到外交學院可能只有2個人,但是大學校就可能有20 或上百的同學)。特立獨行或是個性鮮明同學的存在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能夠提升人們的寬容之心,使得人更能包容與自己見解不同,立場背景不一樣的人。正如生活在國際大都市的人比生活在鄉村的人能對很多事情見怪不怪,淡然處之。
          在這種缺乏多樣性的情況下,剛才所說的那一大批刻苦學習的同學就為外交學院創造出了一種我認為是令人窒息的氛圍,具體是什么樣很難定義,但是特征如下:
          很愛學習,就是各種上自習,但是不喜歡學術,不喜歡學術的意思就是不想從一個大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學科,只局限于老師告訴你的點點滴滴。當然,原因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外交學院質量超差的師資,老師上課的時候不是試圖為學生建立出這門學科整個的體系結構,而是把自己看書得來的一些小想法像心靈雞湯一樣的告訴同學,比如歷史野史,名人逸事,一些使人興奮但是看完就忘的理論的殘片等等。在一些資源比較好的綜合性大學,總能從真正的學術牛人教授或者講座等等獲得這樣的信息,知道某些學科是有體系的,有研究方法有框架有目的的,但是在如此小并且資源如此匱乏的學校,大部分刻苦的學生完全繼續按照高中的方法學習,忽略了這個學科最本質的東西,而且最可怕的是,完全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并且對于其它不這樣“學習”的同學都報以鄙視的態度。在各個大學都有人好好學習以及不學習的,但是在一些資源比較充足,學術氣息比較好的學校,就算這個學生不認真學習,他也知道有那么一個“最高的意義”在這個學科上撐著,有那么一個大概的方向,但是可惜在這里,完全沒有。
          特征之二,其實這也是跟上面的屬于同一個原因下來的,就是對于那有限的資源的有些扭曲的心理。外交學院人少,資源更少,比如像交換項目這種各種學校應該都有不少選擇的,對于外交學院來說,可能每個班只有幾個名額。貌似對于20幾個人一個班來說,這個比例也不低,但是,對于一些學習氛圍比較好的班來說,那簡直就是10幾個gpa 3.8 以上的人來爭取這2,3個交流名額,而且4年只有這一次機會??梢哉f,基本上大學應有的資源都是這樣被爭搶的:比如保研,一些內部的機會什么的 。前一段時間流傳的芮和外交學院病的文章里面說的他的性格特點我感覺就是這樣的氛圍造就的(題外話, 我覺得那片文章雖然寫的不太全面,但直觀感覺都至少符合我的感受,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多人討厭)。由于資源匱乏,大家就自己動手找活動,于是乎一些我認為完全沒有含金量僅僅是表明上高大上的活動就紛紛的冒了出來,各種年會,跟找工作有關系的各種小活動等等 。。。大家樂在其中,而且竟然真的認為它們有意義。還有就是對某些社團略微狂熱的態度: 比如一些模擬xx國類社團,商業、實習裝逼社團,對于這些表明高大上的社團,簡直是以崇拜的心態請求能被加入。
          特點之三,就是從心理上選擇性忽略學校不好的地方。按理說,外交學院問題這么多,學生應該批評的不少了。但是,經過新生最初的失望階段后,大家竟然都愛上了這個像死水般的地方,除了偶爾批評一下食堂的飯菜和浴室的冷水以外,都覺得過的很好很開心,畢業了以后更是以極大的熱情來維護自己的母校。原因我覺得是對于已經從外交學院本科畢業的同學來說,否定學校就是否定自己的出身,否定自己的一部分,心理上就過不去,所以竟然完全找不到一篇以否定的情緒為主的文章,在網上以供后人參考,警醒一下對于神秘的外交學院有好感的學弟學妹。

          觀點三
          先說最重點的吧,外院的老師真的好到沒話說!大約是外院最最最令人感動和值得稱贊的地方。幾乎系內所有人都有老師的微信,私下想跟老師進行交流超級超級超級方便。老師都超級親切有愛,會高頻地和大家朋友圈互動??梢蕴崆鞍颜撐陌l給老師看,老師會超級認真地看完,給修改意見,無論問出多愚蠢的問題,無論多晚提問,只要老師沒睡,都會超級細致耐心地回答問題。因為大三面臨考研的問題,給老師打電話詢問相關問題,老師超級細致地解答,從方方面面分析考研的難度、考研準備,會在考研準備遇到巨大阻礙時給予鼓勵,又能打滿雞血,滿血復活繼續學習!
          學校出國交換機會超級多(至少國法是這樣),一年大約有十幾個交換名額(全系60個人)(具體數字會因不同年份略有變化),因為自己在交換中,覺得交換真的是一個拓展視野的好機會,也許去別的985就不會有這樣多的交換機會了吧(我猜,畢竟也沒去過其他大學嘛)
          外院真的大神超多,和大神一起會想要更加努力地學習,學校不乏英語厲害到像母語的大佬;學習、社團、社會實踐、人際交往都處理得超級好的大神;另一方面不得不說,外院學子的素養都很高,比如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但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學校出現一些破壞良好風氣的事情,我們這些老學長學姐十分震驚或者發自內心地看不起說是很不外院的行為(ps:順便提醒外院的學弟學妹或者即將進入外院的學弟學妹一定要延續外院的良好風氣,做一個高素質的外院人)
          社團活動和志愿活動還是有很多高大上的部分。嘉賓接待(比如接待陪同老大使or參贊吶)各大賽會的志愿者(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都在學校招募了志愿者,這次冬奧會的一些前期工作etc)
          客觀來說,學校不是985 211還是會影響到之后的保研、就業(甚至是辦簽證orz)但想要說的是外院畢業生薪資排名還是很靠前噠,大約是學長學姐都很優秀,依靠他們闖出來良好口碑吧。希望這次入選雙一流能改變外院高分卻雙非的窘境吧。至于保研嘛,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去考研呀,反正最終結果都是一樣的!
          學校的后勤真的是最大的槽點,今年換完后勤真的是太過令人失望了,宿管阿姨根本不顧及學生感受(明明之前的阿姨都超級nice considerate的)麻辣香鍋也一去不復返了(不太喜歡現在的麻辣燙&香鍋,老是給我加香菜,說了也沒用 )要夸獎清真的拉面和大食的荷葉糯米雞!
          一言以蔽之,有困難,但是可以克服的困難,有感動,卻是無可復制的感動,所以如果有足夠的分數,喜歡這個小巧的學校(如果有一個外交官的夢那就更好了)



          官方介紹



          外交學院是以服務中國外交事業為宗旨,培養一流外交外事人才的小規模、高層次、特色鮮明的外交部唯一直屬高校。在周恩來總理倡議下,1955年經黨中央、毛主席批準成立。周總理為學院親筆題寫校名,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陳毅元帥擔任外交學院首任院長?,F任院長為秦亞青教授,現任黨委書記為齊大愚大使。

          學院自創辦以來一直得到國家領導人的親切關懷。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錢其琛副總理、唐家璇國務委員、戴秉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國務委員及歷任外交部長曾多次來學院視察和指導工作。在學院建院四十、五十周年之際,江澤民主席、李鵬總理、李嵐清副總理、錢其琛副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曾為學院題詞、發賀信,對學院寄予殷切期望。2012年9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同志為學院親筆題寫了“中國外交官的搖籃”。 

          外交學院認真貫徹黨的教育方針,以周恩來總理向外交人員提出的“站穩立場、掌握政策、熟悉業務、嚴守紀律”十六字方針作為校訓,以江澤民同志為我院所作“立足祖國、放眼世界、面向未來、培育英才”的題詞精神和錢其琛同志對我院提出的“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社會、面向實際”為辦學方針,把培養高層次外交外事人才作為辦學目標。不斷加大教學改革力度,改革辦學模式和辦學體制,拓寬專業方向,實行學分制、主輔修制和雙學位制,調整課程設置,更新教學內容,教學質量和教學水平以及學生綜合素質不斷得到提升。  

          我院秉承外交特色鮮明,外語優勢突出的辦學理念,致力于培養"愛祖國、知世界,通專業、精外語,高素質、復合型"的優秀外交外事人才。學院提倡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刻苦嚴謹的學風,強調德智體全面發展。在思想政治品德方面,重視修養教育,尤其重視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和國情意識、組織紀律性教育。在教學上,既重視基礎理論課教學,又重視基本技能的訓練和能力的培養;既重視外語水平的提高,又重視外交業務和經濟、法律等基本知識的掌握,以達到培養政治與業務、漢語與外語、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復合型人才的目的。 

          為適應我國改革開放、外交外事及涉外工作對各種人才的需要,我院采取“多規格、多層次、多形式”的辦學體制, 招收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第二學士學位生、本科生。我院設立了外交與外事管理系、英語系、外語系、國際法系、國際經濟學院、基礎教學部、研究生部、國際關系研究所、國際教育學院等9大教學單位。還有亞洲研究所、中國外交理論研究中心、國際法研究所等20余個研究中心。 

          我院是全國首先設立外交學本科專業的高校,也是國家首批國際關系學和外交學專業碩士和博士授予單位?,F擁有國際關系、外交學兩個國家級重點學科,政治學(一級學科)和英語語言文學兩個北京市重點學科。擁有博士后流動站一個,一級學科博士點一個,一級學科碩士點2個,二級學科博士點3個,二級學科碩士點11個及3個專業學位授予權。兩個國家一級學會——中國國際關系學會和中國國際法學會以及北京市“對外交流與外事管理研究基地”設在我院。 

          我院同國外院校的校際交流日益擴大,目前同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79所大學或機構建立了友好關系,并每年選派部分優秀本科生及研究生到美國、俄羅斯、日本、法國、德國、意大利、挪威、荷蘭、瑞士等國家的大學進行交流學習。此外,2013年1月和6月,我院分別與法屬波利尼西亞大學和俄羅斯外交學院簽署協議,合作建立兩所孔子學院。 

          建校60年來,外交學院本著服務中國外交大局和外交一線的方針,為國家培養了兩萬余名優秀的畢業生,其中近500人擔任駐外大使,為新中國外交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世界上凡是有五星紅旗升起的地方,就有我院的畢業生。 

          隨著我國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國家對優秀外交人才的需要與日俱增,位于北京市西城區展覽路的外交學院原有校園的規模和教學條件,已遠遠不能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在黨中央、國務院及外交部黨委的關懷下,2007年9月外交學院新校區擴建工程正式開工。外交學院新校區位于北京昌平區沙河鎮大學園區內,一期工程總建筑面積8萬余平方米,占地28.8公頃(約433畝)。2012年9月外交學院沙河校區建設如期完工并投入使用,首批本科兩個年級入駐。2013年9月研究生、二學位和本科生新生也入駐新校區。新校園教室寬敞明亮、設施完備現代、校園環境賞心悅目,體現了外交學院開放、包容、理性、充滿人文關愛的特色辦學理念。 

          2012年9月10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同志來到外交學院新校園,出席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元帥銅像揭幕儀式,發表重要講話,并對學院提出期望:“外交學院一定要有一流師資、一流學科、一流理念,將一流人才輸送給祖國外交事業。” 

          2014年1月3日,外交部、教育部共建外交學院簽約儀式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行。根據《外交部、教育部共建外交學院協議》,兩部將建立協調機制,在政策扶持、經費保障、學科建設、科學研究、人才培養、干部培訓、師資隊伍建設等方面加大對學院的支持力度。

          2017年9月21日,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布《關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的通知》(教研函〔2017〕2號),外交學院成功躋身全國95所一流學科建設高校行列!

          建設世界一流學科大學是黨和國家賦予外交學院的光榮使命,外交學院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學院將積極開拓創新、探索培養復合型外交外事人才的新途徑,全面提升學科建設的水平,深化教學改革、提高教學質量。全院師生員工共同努力,把外交學院打造成為“新時期中國外交人才隊伍的孵化器,新時期中國外交理論研究與創新的排頭兵和新時期對外交流合作的生力軍”,將一流人才輸送給祖國外交事業。

          相關考研院校

          老妇肥熟凸凹丰满刺激,娇妻被老外杂交,狼茎太大了太粗到底了,欧美人与动牲交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